董事長致辭

有句話叫四十而不惑,創建了小牛這家公司之后,我一直在思考,四十歲以后,如果我還能工作二十年,相信小牛一定會成為一家偉大的企業。這些年的創業經歷,使我明白辦企業不僅要做出市值,還要做出價值,利潤能保持企業持續運轉,而價值則保證企業不因短期的利潤而迷航,今天的發布會既有小牛商業邏輯和未來策略的部分,也有小牛關注的思想學術部分。我特別喜歡“讓美好發聲”這句話,小牛向美好發聲,也歡迎各界朋友對小牛發聲,小牛將匯聚這些美好的聲音,用自己的企業實踐發出更壯麗的聲音。


副總裁唐學鵬發布家庭金融戰略

我曾經和音樂人汪峰以及其他幾個朋友一起創業做FIIL耳機,但今年我離開了FIIL選擇回到深圳,加入小牛資本繼續創業路,回來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我的家在深圳。

一次和朋友吃飯的時候聊起小牛,他們對小牛有著各種不同的畫像。有朋友說,小牛是一家互聯網金融公司;另一個朋友說,不對,小牛不是P2P,它是一家財富管理公司;第三個朋友說,你們說得都不對,我覺得唐學鵬去的不是金融行業,而是小牛電動車,它是一家消費電子公司。他們嘲笑我從耳機的上半身做到了電動車的下半身,實際上,這是我朋友對小牛的一個誤解,小牛比我們想象的更大。

小牛資本業務涉及普惠金融、互聯網金融、投資管理、消費分期等,小牛是如何走到現在的?發展脈絡是什么?早在2012年,小牛捕捉到的機會是高凈值人群全球資產配置以及理財需求很旺盛。2013年“互聯網+”盛行,連李克強總理都認為互聯網金融是一個風口,于是,我們選擇了互聯網金融。2014年,我們了解到很多中國人群是被排斥在傳統金融之外的,真正擁有銀行信用紀錄的人只有3億多,大量的人群被列為次級人群,但他們是非常重要的,是應該被金融所卷入的人群,于是,我們開啟了普惠金融。2015年進入了消費升級的重要關口,消費升級成為非常重要的關鍵詞,因此我們布局了小牛分期。2016年,FinTech逐漸流行,它重新拓寬了人們對金融的理解,因為它不僅讓金融的長尾效應變長,還能夠通過技術連接更多人,消除更多信息不對稱。所以我們成立了金融科技公司牛鼎豐。

一個公司最重要的資產是團隊,小牛的領導人團隊都是來自于各領域的國際精英,比如普惠團隊來自香港,小牛新財富的負責人是美國人,小牛分期是歐洲團隊,當然這種簡單的描述僅僅是小牛的一個縮影。

小牛資本倡導“美好資本、美好金融、美好社會”,這種美好的表述并不僅僅是說我們自己創造一些美好的東西,給更多人提供美好的服務。我們的美好是來自于對客戶的理解,而理解的第一步是真正明白客戶的需求。

我們做過很多調查,發現我們大部分理財的客戶的行為動機并不全是為了自己,而是為別人,比如要為家人、孩子、配偶、戀人做什么?這一點至關重要。這是大數據解決不了的一個問題,大數據只能對行為進行描述,卻不知道行為背后的動機。比如我回深圳加入小牛的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家庭,但是別人可能認為我這樣做是因為金融行業比消費電子行業更有前途。

真正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對動機的考察。所以我們的核心點并不來源于自己商家的判斷,而是來自于大家,來自于每個人自己發出的聲音,我們只不過順應了這種美好,我們希望能在順應它的過程中壯大。這也是我們對三個美好原則的最基本的闡述。

現在,中國已經是一個家庭社會,一般我們把24歲到34歲看做是家庭的建立期,34歲到44歲是家庭的發展期,40歲以后是家庭的成熟期,這三者有什么區別呢?當你二三十歲的時候,你要成家立業,房地產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

隨后,在家庭發展期的時候我們需要一些高回報、高風險的產品,我們會做一些資產配置,但是到了40歲左右的家庭成熟期,我們需要保險和中等收益、中等風險的比較靠譜的產品。這時候,孩子大概上初中或者高中,他可能需要到海外留學,需要美元,家庭也會需要一些境外資產配置,所以家庭的需求、對人的動機的需求推動了我們的變化。

在組織上,我們啟動了小牛金服。小牛金服并不是幾個板塊的簡單合并,不是1+1=2,它是1+1>2;由于中國家庭金融的基礎數據不足,所以小牛資本聯合由甘犁教授主導的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開展“中國家庭金融資產配置風險研究”。小牛資本還贊助了蟬聯金馬獎的最佳紀錄片導演周浩的新作,這是一部關于城市化下家庭的命運的優秀紀錄片。在家庭娛樂板塊,小牛也贊助了家庭娛樂魔幻巨制節目《星際夢秀》,馬戲會讓孩子和父母在一起共同觀看,它是一個普適性的家庭娛樂項目;同時小牛在線代言人大鵬通過表演影響了很多年輕人,他的自嘲式的表演和戲劇的風格影響了很多人,給很多年輕家庭帶來了歡樂。

鮑勃迪倫在一首歌中寫道,事情正在改變,一切過去的經驗跟現在是不相容的。就像董事長曾在財經專欄上的一篇文章提到,我們要去探索三年以后的金融供給是什么樣的,變化的風向點在哪里,接下來,我們要做更多關于這種創新的嘗試。


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主任甘犁發布《中國家庭金融資產配置風險報告》

中國家庭金融資產風險分布呈現兩極分化的現象,資產配置以房產為主、金融資產為輔,房產占總資產的占比是62%,而美國只有36%。金融資產中存款占主導,金融理財產品上升趨勢明顯。這兩年中國家庭金融資產有大幅度提高,2013年占總資產9.3%,到了2015年上升至13.7%,發展空間巨大。

股票在家庭金融資產中的占比,是影響家庭投資組合風險的直接因素。中國家庭在股票投資上的極端化導致了投資組合風險的極端化,部分原因在于金融知識的缺乏和風險意識的薄弱,更重要的原因出在金融市場供給側,也就是有限的金融產品和投資門檻的限制。要鼓勵金融市場的產品創新以滿足大眾投資需求,降低金融市場參與門檻,并避免金融產品的同質化。


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導演周浩發布《異鄉的父母》

《異鄉的父母》是一部關注留守兒童、打工家庭的記錄片,我從記者出身,做了十多年,在我的從業生涯中一直十分關注留守兒童的未來。以前沒有過多的娛樂方式,大家工作后都是回歸家庭,比如一起看一場電影,但是現在娛樂方式增加了,現在,我們對家庭的親密度好像不如以前,這引人深思。


小牛美好巴士引擎發動,小牛金服啟程

小牛金服宣布攜手旗下四大平臺宣布打開閉環,啟動“多層開放,共建美好”的美好伙伴計劃,在戰略伙伴、公司治理及業務拓展上進行全開放式的合作和創新,并正式啟用了NEO FINANCIAL的品牌新LOGO和“讓美好發生”SLOGAN。

小牛金服執行總裁劉金科致辭

2013年12月,我加入小牛資本管理集團,在加入小牛之前,我在傳統金融機構從事高端財富管理和私人銀行業務,加入小牛之后兩年多,我依然在小牛新財富從事老本行。然后,我加入小牛金服。有人問我,你過去做高端財富管理,干嘛去做普惠金融?我想從三個方面來回答這個問題。

第一,我們發現企業的貢獻度跟它所享受的金融服務并不成正比。中小微企業對中國經濟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但這些企業所享受的金融服務比值卻只占到了23.4%。根據世界銀行測算,大中小企業獲得銀行貸款的成本為1:1.4:1.6,也就是說,越小的企業融資成本越高、難度越大。

第二,中國征信盲區導致了金融的不平等。央行的征信系統從2006年正式運行,收集了約3億人的信貸紀錄,其中5000萬人剛剛辦理了信用卡和房貸,還無法判斷信用的好壞。除去這些,有信貸紀錄的人僅剩下2.5億,但也這意味著有78.5%的人有信貸需求,但卻沒有他的新紀錄。

第三,我有過傳統金融的工作經驗,在傳統金融領域去做普惠業務的成本是過高的。我們將傳統金融跟互聯網金融進行對比分析,在服務客戶上,傳統金融遵循著二八原則,主要面對大中型企業、高凈值客戶。互聯網金融依據長尾理論,可以有效觸達更多用戶。在服務方式上,傳統金融通過線下網點提供非標準化金融服務,互聯網金融的模式是“線上+線下”的標準化服務。傳統金融服務成本高,效率低,而互聯網金融的邊際成本低,各種新技術的實施讓其不斷提升效率。

顯然,普惠金融已經走到金融的風口。這個風口上,如果豬能飛,我相信牛也能飛。發現了這個機會之后,我們做了些什么?

2013年6月,小牛在線做為一個線上資金端開啟,2014年7月,以小牛普惠為主線下資產端也已全面鋪開,小牛在線和小牛普惠形成了資金與資產相結合,線上與線下相結合的小閉環。

解決痛點是風口的起點,但如何飛得更高,飛得更遠取決于它的商業利潤和業務模式。在過去的兩到三年時間里,我們的資金端和資產端到底取得了什么樣的成果?

小牛在線現在已經成為了華南最大的線上普惠金融理財平臺,注冊客戶數已超過400萬,交易金額超過400億,同時我們還是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首批會員之一。作為資產端的小牛普惠在從成立到現在的兩年時間里,在全國數十個省市建立了200多家線下網點,服務數以萬計的小微人群,大部分借款金額低于5萬,而分散和多元的優質借款項目是我們線下門店主要的工作方向。

在這樣的商業模式下,小閉環是盈利的,業務是可持續發展的。小牛金服的這種資金端與資產端,線上和線下相結合的一頭輕,一同重的模式有別于傳統普惠1.0兩頭重的模式,以及現在的兩頭輕的模式。這樣可以有效的降低企業成本,減少信用風險,在提供普惠金融服務的同時,大大提高了企業的商業利潤。

今年,我們認為現有的資產端遠遠不能滿足我們的業務發展,我們在資產端又孵化了兩個小額分散的新業務,從原來的兩點變成了現在的多點,推出了做細分垂直領域的前海融輝,以及純線上自動化借貸平臺牛貸項目,為“普”和“惠”提供更多動力。“普”是普及家庭,更多地服務于小微企業及年輕家庭;而“惠”通過分級分散,降低成本,同時在資產端引入更優質資產來分散風險。

作為一個大閉環,以上所做的還是遠遠不夠。未來我們會將迎來高階的競爭環境,但我們怎樣迎接挑戰,可以從四個方面來梳理。

今年是合規之年,2016年8月《網絡借貸管理辦法》正式落地, 9月份杭州召開了G20峰會,正式把數字普惠金融納入國家戰略目標之一,由于國家政策的出臺和監管的趨緊,互聯網金融市場將會面臨新一輪洗牌,更多有實力的上市公司、央企和一些大型的國企將進入到這個市場。

我們的客戶群體也發生了變化,85后和90后的年輕家庭將逐漸取代原來的60后和70后的投資群體。這部分年輕群體除了關注投資之外,更關注企業的產品、風控、技術以及服務。他們對運營提出了多重挑戰。正因為這些判斷,我們做出一個重要的決定——將我們過去的封閉式變成開放式的金融生態。

小牛金服啟動了“美好伙伴”的開放計劃,在戰略伙伴、業務模型、公司架構上采取全開放的合作與創新。打開兩個閉環,一個是商業模式的閉環,拓展多元的資產和資金的合作伙伴。同時打開公司的治理閉環,引入多層級的戰略投資伙伴成為公眾公司。我們的伙伴包括戰略投資人、財務投資人、事業伙伴和同業伙伴,如果您是其中的一員,同時擁有一份對金融美好的夢想,歡迎加入我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能與大家一起攜手海外上市,成為一個公眾的金融公司,并將小牛金服打造成中國小微企業及年輕家庭的超級金融入口。


在被譽為“中國公益奧斯卡”的2016中國公益映像節上,小牛金服旗下小牛在線憑借《媽媽很牛—愛在媽媽最難時》公益短片斬獲“優秀作品獎”,更以超高票數問鼎“企業社會責任創新獎”,成為互聯網金融行業唯一獲得此殊榮的企業。

小牛在線代言人大鵬出席發布會



《寶貝很牛》 公益計劃發布

“世界很大,寶貝兒瞅瞅”,小牛金服發布《寶貝很牛》公益計劃,繼“媽媽很牛”公益資助計劃后再次將焦點瞄準婦女兒童,為他們自我增值、實現夢想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小牛金服首席品牌官鄧琳奕代表上臺接受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科學院部長馮敏慧女士頒發的希望工程快樂電影項目捐贈證書。


小牛資本電音節

在電音節上,北美實力女DJ-Grotta、DJ Sam LoveTron的出現令現場氣氛高漲,人氣組合南騎兵表演說唱音樂,藍騎士樂隊在現場表演融入不少新鮮元素,還有實力樂隊Cola帶來流動性、互動性極強的歌曲,在迷幻的聲色電光中,觀眾享受了一場動感、激情的視聽盛宴。

上海福彩网时时乐